二维码
惠得乐水业行业平台

扫一扫关注
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行业资讯 » 最新资讯 » 正文

一个江心小岛的“治”水样本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3-04-11 14:47:44    浏览次数:27    评论:0
导读

“江洲镇就像一个碗一样”,水进来了,排出去难。洪灾已成为这里的第一大害,从2016至2020年的5年里,当地百姓有4年都在合力“防大汛”。而第一次全国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普查启动后,这个小镇对当地的河流以及与防汛能力进行了全面“体检”,摸清了当地水灾的“底数”,开始花大力气治“洪病”“涝病”“崩病”。  ————

“江洲镇就像一个碗一样”,水进来了,排出去难。洪灾已成为这里的第一大害,从2016至2020年的5年里,当地百姓有4年都在合力“防大汛”。而第一次全国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普查启动后,这个小镇对当地的河流以及与防汛能力进行了全面“体检”,摸清了当地水灾的“底数”,开始花大力气治“洪病”“涝病”“崩病”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    当前,长江上的江心岛——江西省九江市柴桑区江洲镇已经进入防汛“战备”状态。早在20多天前,这个小镇就与整个江西省一起提前进入了汛期。

      这个总面积为108.38平方公里的小镇的实际常住人口仅有6000人,且多为老人和小孩。然而,这些人却需要守卫长达34.56公里的防汛战线以及10万余亩耕地,这对劳动力严重不足的小镇来说,防汛压力巨大。

      “小汛年年有,大汛隔年来”成为这里汛情的常态。于是,这个小镇下定决心要作出改变。过去3年,随着第一次全国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普查启动,这个小镇对当地的河流以及防汛能力进行了全面“体检”,摸清了当地以水灾为主的自然灾害“底数”。

      在此次“体检”中诊出的“病”,当地已及时进行治疗;针对有“发病”风险的地方,当地也已提前打上了“预防针”。九江市柴桑区江洲镇党委书记王新丰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:“自然灾害很多发生在意料之外,这种‘体检’每年都要搞。”

  5年中有4年都在“防大汛”

      “洪灾已成为威胁江洲镇人民群众的第一大害。”在王新丰的记忆里,2016至2020年的5年里,当地百姓有4年都在合力“防大汛”。

      其中,防汛形势较为严峻的是2020年,长江流域持续强降雨,有一段时间,长江九江段平均每天上涨约40厘米,且水位持续上涨。当时,江洲镇实际可用劳动力不足1000人,面对34.56公里的大坝,当地调用了全镇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不少人24小时吃住都在大坝上,仍不足以抵抗洪水。

      洪水肆虐,江洲告急。2020年7月10日,江洲镇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了《告江洲父老乡亲的一封信》,呼吁江洲镇18-60岁之间的父老乡亲迅速赴江洲共抗洪魔。这封信发出的第二天,2000余名青壮年返乡抗洪,再到后来,近7000名游子回乡,助力家乡安全度汛。

      这也让江洲镇体会到“体检”山河迫在眉睫。正是这一年,第一次全国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普查正式启动。当地对整个镇子进行了全面普查。普查结果显示,当地水患主要存在涝、洪、崩三大风险。

      洪水经常“光顾”这个小镇,虽从未击倒过这个小镇,但也让这里满是“伤痕”。在历史记载中,江洲镇曾发生过3次大堤溃决,第一次是1954年7月,江洲镇同兴段发生漫溃,全洲淹没;1983年7月,江新洲新洲段发生决口;最严重的一次1998年的那场大洪水,当年8月4日,江洲镇洲头段发生溃决,决口长度达300米,冲坑深度达18.3米。

      “江洲镇就像一个碗一样,水进来了,我们要把它排出去。”王新丰说,当地防汛设备无法满足抗击大型洪水的需要,江洲镇的9座排涝站大多建于20世纪60-80年代,排涝设备大多陈旧老化,且功率小,汛期水位超21.8米时,为确保大堤安全,这些必须停机,不能向长江排水。王新丰记得,2020年,当地汛期水位达到22.8米。“我们的坝是保住了,但是里面涝得一塌糊涂”。

      “堤坝的安全十分重要,但土里面的东西我们看不到。”王新丰介绍,在普查中,当地聘请江西省核工业地质局专业人士进行监测,其中,在江洲镇洲头段,探测人员发现了44个异常点,并推测出8处可能存在的隐患。

  下猛药治“洪病”“涝病”“崩病”

      “体检”之后,柴桑区以及江洲镇开始花大力气治“洪病”“涝病”“崩病”。

      当地投资了3.1亿元,建设江新洲大堤除险加固工程项目,对建设范围内的大坝堤身土方加高培厚,护坡护岸,以及对堤基、堤身进行防渗处理,新建防浪墙等。

      “确保水漫不过来、透不进去。”王新丰介绍,该项目建成后,有效提高了江新洲大堤抗御洪水能力,防渗墙解决了土坝渗漏隐患,建成迎水面护坡后可减少长江对坝体的冲刷,杜绝了浪坎的发生。大堤加高加固以及防浪墙建立后,防浪漫顶水位高达24米,为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及生命财产安全建起了“防护墙”。

      为了治“涝病”,当地投资了1.12亿元,实施江新洲涝区治理项目,对新沟口、大套沟、向阳站等电排站进行升级改造。改造后,全镇的抽水泵站由原来9座提升到11座,单机由原来的155kW提升到280kW,流量是原来的2倍,排水高程由原来的21.8米提高到22.8米。单日降雨量在100毫米时,确保24小时全部排出。

      “古岸崩欲尽,平沙长未休。”唐代诗人胡玢《庐山桑落洲》中形容的正是江洲镇岸崩时的状况。王新丰介绍,江洲镇的堤坝多是当地先辈通过肩挑手扛建起的土坝,坝顶低,斜坡陡,砂质土壤,故每年汛期,就容易造成大坝脱坡、渗水、泡泉、管涌等险情,从而导致溃堤灾害发生。


 
(文/小编)
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
免责声明
• 
本文为小编原创作品,作者: 小编。欢迎转载,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:https://zghdlpt.com/news/show.php?itemid=378 。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,请读者仅做参考,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、触犯法律的内容,一经发现,立即删除,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。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。
0相关评论
 

(c)2008-2023 DESTOON B2B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

黑ICP备2023002193号